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走进安顺 » 安顺民族文化 » 民族风情

讲义村的民居风俗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讲义村位于普定县境之东南部,距安顺市十公里,过普定县门,下花牌坊南望,即可见讲义村,该村隶属白岩乡。该村集山、水、溶洞、军事要塞于一体,数里之间,即可完全体味,很有些小家碧玉的味道。然而,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整座村落的军事构想和民俗内涵的军事文化。我认为本村望而却步的布局来源于居安思危的战争意识。

讲义村座落在地堑形成的丘陵地带的槽子之间,背靠着长达七百余米、高七八十米的四个连着的山峰,山峰环抱着寨子,山峰前后开阔,无山丘参杂,凭高视下,一览无余。村子座南朝北,四个山峰从东到西排开,一座稍矮于一座,村子从东到西靠着前三座山峰。

村前山后都是平槽子,纵有几座残散丘陵,但离寨子甚远,且矮小,对寨子构不成威胁。

人为的军事遗迹,体现于三四米宽的护寨河,河道人工开凿的痕迹很大,河水发源于寨东南方向的阿宝塘,终年不断。我们不能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待这区区的几米河水,在那种以刀矛肉搏的战争年代,要想越过小河去,必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河的那面,必然紧守着善战的村民,况且,还有一道护村的墙体作为屏障以逸待劳。护村的外墙和内墙中间有宽阔的夹道与河道平行,作为第二道防线,村中人可在战斗中往来驰骋。寨子从东到西,有数座高四米的石拱门,坚固无比,同内墙连为一个整体。敌若得逞,占领夹道,则可紧闭寨门,从房上拒敌,因为整个村子从墙到房屋,都是石质建筑,防御的功能无处不在,即使民居的小单院“四合院”的朝门,也体现出防御的匠心。朝门斜开,一律在四合院的右面,朝北。朝门的左边筑石墙,墙内人通过望孔对门口的情况窥视得清清楚楚。面外人根本看不清院内情况。讲义村人凭着这道朝门就可同入侵之敌作殊死的搏斗。到这一步,就可想象出战斗的惨烈了。寨门内的街道,纵横交错,可连成一片,又可自成一体,即使到危难之时,还有后面的靠山。

讲义村建筑于此,大概是领头人看中了山上的两洞。村后第二座山峰半腰有溶洞南北对穿,可容千余人活动,出洞向东走约二十米,第一峰中又是一东西向的穿洞,亦可容几百人活动,两洞进出口均窄小,易守难攻,且藏于灌木林中。况且,古代林木丰茂,林中亦可抗敌。

寨后第四小峰南面,距村约千米,建有两屯,有一山高约二百五十米,拔地高耸,建有两屯,修有防御工事,是明显的军事要塞。

讲义村龙家人的图腾是“龙”,因而被认同白族 ,族名,仅是一个称号而已,重要的是他们的习俗。

讲义村的龙家人说,龙家人的先祖在战争的转折点时,往往有托搭李天王李靖显灵庇佑,故战无不胜,定居解甲归田后建天王庙,始有庆天王的祭祀。早先是将一活人须发染白、身着白袍,同猪牛一起杀来祭祀,至于那人是战俘还是花钱买来作奴隶的牺牲品,已不可考。他们在心灵深处树立起本族的“战神”,这就是蕴含在宗教上的战争文化。村中民居正厅上的双柁,呈一定弧度,按座南朝北的方位,一律建在东边。因赵、谢二姓先祖数有军功,得太祖皇帝允许建双柁房屋,称为半付銮架,是战功卓著的明证,这是体现在房屋建筑上的战争文化。即使在通婚的问题上,龙家人也蕴含着“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理。兵法云:“兵者,诡道也。”讲义村白族的先祖,一律族内通婚,非本族本姓人不谈婚嫁。在祖宗牌位的书写上,赵姓人家,男姓直书为赵,女性却曲写这“召”,后因忌“召”“遭”同音,又改为“邵”,以示区别。同族通婚的目的,是提防异族人在婚姻上对本族完整性的破坏。这是渗入婚姻加的战争文化。

从大小两屯的防御建筑可见战争的艰难。咸丰、同治年间、石达开率部进入西南地区,引发了当地苗族反清起义。讲义村首领赵维舟虽为“团练”,却只是当时朝廷允许建立的“地方部队”,朝廷就是用这种地方武装消耗起义军的实力。讲义村人为保持“皇恩浩荡”的光荣传统,在咸丰、同治年间,苗族起义军攻城隐地的大气候下,简直是“孤军作战”。先是凭寨拒敌,后又弃寨守洞。讲义村的建筑处处匠心独具,在战争中可以一挡十,如不是奇兵突袭或大敌当前,决不会放弃寨子退守山洞。至今,百年过去,洞中处处仍见烟薰火燎的痕迹。当时,赵姓家族的一支人坚守一洞,除一人幸免,洞中人皆被薰死,于是,讲义村人弃洞上寨后的高山,建屯修防御工事死守。屯下草地,战斗激烈时尸体枕籍,污血将草地染得失去本色,难说辨野草形状。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熬硝人在附近山洞中的潭水里还能打捞起大量的惨烈战士,可讲义村人在同治年间竟在屯上坚守了三年!

在讲义村的每一处,都体会到一种战争的气息。战争把讲义村的祖先迁入黔中,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扎根、开花、结果,他们现在的数量不多,才六百多人,可能是战争使然。他们来自于文化发达之地的应天府,村寨的名字也没屯、堡、哨、旗那样的军事意味,甚至崇敬的区别也很大。屯堡是泛神论,释道儒三教合一,庙宇中的神象是佛道并存。而讲义村的天王庙就供奉着神话中的托塔天王李靖和战将关羽,战神与忠义是与屯堡大相径庭的。他们与屯堡人从一个相同的地方为共同的目的而来,应该是很特殊的屯堡人。他们没有在惨烈的战争中消亡,甚至保留了他们独特的习俗,是他们的“战争文化”保护了他们 。

五十年代中期,学者费孝通到讲义村进行民族识别,取走了两年物品,逐使原讲义村的龙家人得以认同为白族,不然,这些特殊的征南人的后裔将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淹没,那些呈现着“战争文化”的建筑也许还将被时光剥蚀。

讲义村的民居的朝门和架屋 的双柁,为什么都建在右边,简直是一个难解的谜团,这些还有待于有识之士去发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主办:安顺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承办:安顺市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5001006号 联系电话:0851-33284003 邮箱:asxxzx@126.com

(建议使用1280×960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4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