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走进安顺 » 安顺历史地理 » 传说掌故

林则徐三过安顺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云贵总督,正式官衔为总督云南、贵州两地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是清朝九位最高级别的封疆大臣之一,总管云南、贵州两省的军民政务。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设立经略,然后改设总督。顺治十七年(1660年)三月,为便于统治兼顾两省,云贵总督半年驻曲靖,半年驻安顺。顺治十八年(1661年)十二月,命贵州提督自贵阳移驻安顺府。康熙元年(1662年) 十二月二十日,划云南、贵州二省归平西王吴三桂管辖,罢云贵总督,分别设立云南总督,总督府驻曲靖;设立贵州总督,总督府驻安顺。康熙三年(1664年)二月,取消云南总督,由贵州总督兼任,总督府迁贵阳。康熙五年(1666年)二月,撤销贵州总督,设云贵总督,总督府驻贵阳。康熙六年(1667年),贵州提督自贵阳移驻安顺。康熙十二年(1673年),又恢复云南总督,总督府仍驻曲靖。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云南总督府迁云南府。雍正十年(1732年),云贵总督兼辖广西,总督府驻昆明。雍正十二年(1734年),云贵总督恢复掌管两省。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云贵总督兼任云南巡抚。
    第五十七任云贵总督为林则徐,在林则徐的一生之中,曾经三次路过安顺。但是,在许多关于安顺的史料中,都没有太多提及此事。作为关注地方历史文化构建的有心人,我以为很有必要多深入研究一下,故且算是对安顺地方文化建设作些许贡献罢。
    安顺这块土地上,最先关注和研究林则徐的,当推已逝的吴之俊先生。之俊先生曾经写了许多关于林则徐的文章,如《走近林则徐》、《林则徐笔下的贵州风光》等,并多次被福州的林氏后裔邀请参加在全国各地举办的林则徐研讨会。之俊先生常给我们提起他最得意的一次,是赴广州参加林则徐研讨会,会议发给所有参会专家人均一台价值不菲的笔记本电脑作为纪念品,并且还邀请参会的专家到新疆、东北等地游玩。之俊先生深有感慨地说,仅是为林则徐写了一些文字而已,想不到却受到林氏后裔如此的礼遇。
    今天,迈步在之俊先生曾经耕耘过的土地上,我不禁想到了云贵总督林则徐三过安顺的历史烟尘,主要是想做一点拾遗补缺的事情。
    林则徐一过安顺(出京赴滇)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己卯),林则徐三十五岁。六月二十九日,奉命出京赴滇,充云南乡试正考官。沿途所作诗,自编为《使滇小草》。由于林则徐首次入黔,对贵州峰峦叠障、险峻峥嵘的自然风光充满新奇,故诗兴大发写下了《即目》、《镇远道中》等诗作。同时,又因远离故乡行走山路,难免思念家乡亲人,触景生情写下了极伤感的《七夕》、《寄内》等缠绵小诗。从他七月半过贵定的行程推算,林则徐过安顺当是七月半后的两三天时间,时任安顺知府的孙升长(山东蓬莱人,进士,嘉庆二十二年任)作为地方官员,肯定隆重地接待了初次来到安顺府的林则徐。因为安顺府作为官差过往云南和京城的必经要道,自然承担着接待朝廷官员往来食宿的大量工作。遗憾的是,林则徐在第一次路过安顺府时并没有写下什么诗文,而且就连当时孙知府接待林则徐的那些细节,也没有给后人留下任何记忆的文字。
    林则徐二过安顺(离滇返京)
    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庚辰),林则徐三十六岁。二月一日,自云南返抵京师。林则徐在云南完成了他的乡试考官之职后,便离开云南返回京城。路过安顺时,当时正值天寒地冻的冬天,或许刚好是过年的正月间,可能因为林则徐归心似箭,或是对安顺了解不多、人生地不熟的原因,他便匆匆地路过了安顺府,孙升长知府一定又是礼节性地接待了他,可是,他还是没有在安顺留下什么诗文。一过、二过安顺,林则徐才有三十五、六岁,政治上刚刚起步,名声并不是很大,所以,路过安顺没有留下太多的言谈记忆也属正常。
    林则徐三过安顺(离滇返闽)
    到了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丁未),林则徐已经六十三岁。这年的五月十四日,他奉旨调任云贵总督。二十五日,携郑夫人和小女自西安起程,由四川赴滇。七月三十一日,在昆明就任云贵总督。十一月二十二日,郑夫人病逝于昆明。此时的林则徐,已先后历任了江南道监察御史、浙江杭嘉湖道、江南淮海道、浙江盐运使、江苏按察使、江苏布政使、陕西按察使、江宁布政使、湖北布政使、江宁布政使、东河河道总督、江苏巡抚、两江总督兼两淮盐政、湖广总督、两广总督、陕甘总督、陕西巡抚,经历了虎门销烟和奉旨遣戍伊犁等起起落落的大事件。此次,从陕西巡抚任上经四川到云南调任云贵总督的林则徐,早已是饱经风霜、经历宦海浮沉的举足轻重的朝廷封疆大吏,可惜的是,风光无限的林则徐并没有取道贵州安顺入滇。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己酉),林则徐六十五岁,在云贵总督任上才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七月三日,因病请假治疗。八月五日,以病情加剧,奏请开缺回乡调治。九月十日,道光帝下旨准予病免。十月十二日,卸任。下旬,扶病东归,经贵州镇远,放舟入湘南。此次,云贵总督林则徐过安顺,倒是留下了一些历史的记载,这完全得益于时任安顺知府的常恩。
    常恩是清代满洲镶白旗人,道光年间在京城做笔帖式,是专门掌管翻译满汉奏章文书、记录档案的小官。道光二十六年(1846)冬,他被吏部选授到贵州安顺府做知府(从四品),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到黎平做代理知府,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又回任安顺知府。咸丰元年(1851)九月,因他的母亲去世而回家奔丧离开安顺。常恩任安顺知府期间,为安顺留下了两件珍贵东西:一是他主持纂修的《安顺府志》,二是《安顺、黎平府公牍》(清手抄本),这是他宦黔五年的一千多件白纸黑字的公文、信件、告示以及断案记录。从他留下的珍贵史料来看,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云贵总督林则徐回乡途经安顺,他为了做好此次接待,专门策划周密接待方案。当得知林则徐将途径府属郎岱厅再到安顺时,他便写信给郎岱厅同知询问林则徐具体到郎岱时间,并希望能够第一时间告诉他,以便他亲自前往迎候。十月二十四日,林则徐一行抵达安顺。当天夜里,林则徐的少太太突发疾病,他便派人找地方名医调治,并请巫师祈祷。林则徐一行在安顺休整三日后方才启程离开,这期间常恩极尽地主之宜,倾力款待,唯恐招待有所不周。
    当林则徐途经贵州境内时,时任大定知府的黄宅中得知消息后便从大方出发,绕了很远的路程前往林则徐经过的路上迎候。黄宅中与林则徐青年时有过交往,这是他俩20年后的重逢,所以相见分外亲切。当时黄宅中组织编写的《大定府志》已完稿一年,他借拜望故人的机会,将该志书带去给林则徐一观,并试着请他为志书作序,林则徐欣然答应。当林则徐携书稿到达镇远弃岸登舟继续东行,就在这一路泛舟的途中,林则徐对《大定府志》“反复寻绎”,“深叹编纂之勤,采辑之博,抉择之当,综核之精”。林则徐一生从未给任何志书写过序言,只有《大定府志》是一例外。而且给《大定府志》写的序言,恐怕也是林则徐一生中的最后书序,因为仅过一年他便与世长辞了。
    在林则徐逗留安顺府的三天时间里,他到底与知府常恩聊起了一些什么问题,这可以从一些细节中窥视出来。一是从大定知府黄宅中总纂的《大定府志》(邹汉勋总修)专程候请林则徐写序,和常恩到任安顺知府以后一直想做的事,就是为安顺地方修一部地方志书来看。二是从林则徐与常恩见面交谈的时间和《安顺府志》(邹汉勋、吴邦寅总修)最后成书的时间为咸丰元年(1851)来看,他们一定会谈到修纂《安顺府志》的事情,并且常恩还会向林则徐请求赐教。因为《大定府志》与《安顺府志》虽然分别由黄宅中、常恩担任总纂,但是,不能忘记担任这两部志书总修的邹汉勋,他定在两部志书修纂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既然林则徐都与黄宅中专门谈到了《大定府志》,难道他还不会与常恩谈到《安顺府志》吗?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早在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常恩就已经启动了修纂《安顺府志》的相关筹备工作,只是因为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他到黎平任代理知府后,便将此事停滞了下来。到了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在安顺府署中接待林则徐的三天时间里,作为府志总修的邹汉勋、吴邦寅一定陪伴在知府常恩的左右,一起聆听云贵总督林则徐关于修纂《安顺府志》的赐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主办:安顺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承办:安顺市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5001006号 联系电话:0851-33284003 邮箱:asxxzx@126.com

(建议使用1280×960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4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