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走进安顺 » 安顺历史地理 » 传说掌故

安顺市图书馆建馆史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之一:创建始末

 

公共图书馆(英文名为:public  library)是由各级人民政府投资兴办、或由社会力量捐资兴办的向社会公众开放的图书馆,是具有文献信息资源收集、整理、存储、传播、研究和服务等功能的公益性公共文化与社会教育设施。它具有四大基本职能:(1)保存人类文化遗产;(2)开展社会教育活动;(3)普及传播科学信息;(4)开发利用智力资源。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图书馆伴随着文字的产生应运而生,距今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公元前3000年的巴比伦神庙就收藏有刻在胶泥版上的文字记载;据考古学家发掘成果:我们已知世界上最早的图书馆是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亚述巴尼拔图书馆。

在我国,殷代前就产生了文字,从周朝时就有了专门的藏书机构。但是,经历了漫长的封建藏书楼时期(主要分官府藏书、书院藏书、私人藏书、寺观藏书等4个部分)。直到中日甲午战争之后,资本主义的坚船利炮震醒了沉睡中的中国人民,“民主”与“科学”的思想日益为更多有识之士所接受,康有为、梁启超等洋务派大力倡导设立公共藏书楼(孕育了近代图书馆的萌芽);1903年在武昌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公共图书馆:文华大学图书馆;1904年,湖北省和湖南省图书馆相继建立;我国国家图书馆的前身京师图书馆也于1912年对外开放;1925年,中华图书馆协会成立。

随着建设公共图书馆事业意识的普及,在边远的西南一隅——建城历史才有五百多年的贵州省安顺市,有一位饱学之士——周学源先生(贵州省硕儒大师任可澄的学生、曾留学于日本明治大学、历经宦海沉浮返归故里)有感于日本大兴文化教育、举办学校和图书馆之风,胸怀“教育救国”及振兴“地方文化教育事业”的理想,为启迪民智、教化乡民,于民国18(1929)倡议兴建安顺图书馆。

1929年的安顺正值军阀混战、社会动荡、政治更替频繁的乱世之秋,4月间,国民政府贵州省主席、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军长、桐梓系首领周西成与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三军军长李晓炎为争夺贵州政权在安顺境内的关岭县大坡顶激战,结果周西成溺水而亡,李晓炎执掌贵州政权。仅隔18天之后,周西成部将毛光翔反攻贵阳,李晓炎战败溃退云南,桐梓系另一首领毛光翔出任贵州省主席并把持贵州政权(毛光翔执政期间,其母曾通过毛光翔下令部下将图书作为寿礼敬奉给毛母并开办了“毛母图书馆”)。

由于时局非常动荡,周学源先生在筹建安顺图书馆时苦无地址,经多方奔走努力,才由黔军名将彭汉章(彭汉章将军是民国著名黔军将领、北伐名将,曾任贵州省省长、北伐时期出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军长,后因与新军阀蒋介石矛盾激化被借故处决于汉口)遗孀毛咏霓夫人捐献其家原购普定县衙署旧地基供图书馆使用。在周学源先生的鼓动和影响下,很短时间内,安顺地方各界人士纷纷捐钱、捐物,光募捐名册就达3200余人,捐献金额达3万多银元。1930年安顺图书馆新建馆舍落成并正式对外开放(是贵州省最早第一家实行对外开放服务的公共图书馆),馆舍建筑采用日本图书馆的图式,呈工字形,馆舍总面积为560平方米,成为当时安顺名噪一时的新建筑,其藏书体系亦具有相当规模,藏有《万有文库》、《丛书集成》等古籍及其他西学、新学等方面的图书,周学源先生亲自担任第一任馆长。

正值安顺图书馆已经开馆之际,省教育厅厅长叶元龙一纸训令,拟将安顺图书馆改变为民众教育馆。由于安顺各界人士强烈要求,馆长周学源先生据理力争,安顺县县长从中斡旋,省教育厅厅长叶元龙被迫于民国24年(1935年)96日发布省教育厅指令:“应准如拟办理”。从此,历时50多天归并图书馆的轩然大波,终于平息,安顺图书馆得以保留。

安顺图书馆的创建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它标志着南蛮之地——古夜郎故乡居住的当地百姓也可以享受到同士大夫、有钱人们一样阅读各类文献资料的权利,虽然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文盲、目不识丁,但是,他们一样有权利接触图书、观看图片,他们一样可以端坐在明亮的图书馆里享受着图书馆工作者提供的优质服务,这是一个时代的进步,它终结了封建社会那种封闭、保守、狭隘、自私的“藏书楼”模式,为大众服务、让大众受教育、使大众享民主、促大众爱科学的图书馆服务理念成为那个时代的主体风尚。从此,安顺小城里有越来越多、成千上万的贫困学子、普通大众纷纷走进图书馆、利用图书馆、受益图书馆;从此,有更多青年才俊通过图书馆这一阅读平台博览群书、畅想未来、充实智慧、打牢基础,最终走出安顺、走出贵州、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回顾馆史,我们喟叹于先辈们创新的服务意识,折服于他们服务大众、教育大众的图书馆理念,更加钦佩于他们捐赠私产、彻底忘我的职业道德修养,他们为我们后辈树立了一个榜样、一面战旗,引导着我们在公益性服务战线上奋勇前行、无所畏惧,因为:我们要像他们一样勇敢地承担起图书馆的社会教育职责,为实现和谐社会、文明社会的“中国梦”贡献一份力量。

 

 

之二:馆史人物

 

安顺市图书馆创建者——第一任馆长周学源先生

 

贵州省文史馆馆长顾久先生说过:“没有记忆的人是没有昨天,也不会有明天的。”

安顺市图书馆于1929年开始筹备,1930年新建馆舍落成对外开放(在筹建时,苦无地址,经多方努力,由黔军旅长彭汉章遗孀毛咏霓夫人捐献其家原购普定县衙署旧地基供图书馆使用)。

辛亥革命爆发以后,全国公共图书馆建设方兴未艾,日益受到社会各界重视,在当时军阀混战、社会动荡的形势下,为启迪民智、教化乡民,安顺人周学源先生于民国18(1929)倡议兴建安顺图书馆。

周学源先生:字伯超,安顺人,1888年(清光绪十四年)生。其父早年逝世,其母孀居,含辛茹苦,哺育其成长,多年以后孙中山先生曾赠铜制鸡心纪念牌表彰其母的孝节。周学源先生幼年时就读于私塾,后考入通省公立中学及优级师范学校,师从任可澄先生(曾任北洋政府教育总长、云贵监察史、贵州省省长等职)等硕儒大师:1918年他留学于日本明治大学,专攻政法及地方自治专业,在日本留学期间,深受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等资产阶级民主改革运动的影响,他常说:“日本并不急于兴修府署衙门,而是大兴文化教育,举办学校、图书馆。”。1921年,他学成毕业在日本游历考察结束之后启程回国,在广州被孙中山先生聘用为总统府顾问、孙中山革命大本营咨议(均有孙中山先生亲笔签署之委任书)并担任国会议员,协助孙中山先生处理军国大事;不久,他应任可澄先生的邀请,返回贵州担任省议会议员、省长公署机要秘书长、省参事、贵州自治研究所所长、贵州西路护商总局局长、黔军总司令部军法处长等要职。1923年,周学源先生抱着“教育救国”、“服务桑梓”、振兴“地方文化教育事业”的心愿,毅然弃官返乡,出任省立安顺中学校长;1929年,安顺县立女中成立,周学源先生又担任女中校长,经过10年艰苦努力,安顺县立女中成为初具规模的中等学校,后改名县立安顺中学发展为完全中学。

1929年,为改变安顺公共文化设施十分落后、图书资料非常匮乏的状况,周学源先生积极倡导,广为宣传,为兴建安顺图书馆努力奔走,发动地方各界人士,并亲自参加募捐、助捐活动,在很短时间内,募捐名册达3200余人,捐献金额达3万多银元。《续修安顺府志访稿》记载:“安顺图书馆系民国19(1930)由地方人自动创建,呈请政府核准,其间筹议者、制图者、采料者、监工者、募捐集款者皆由地方人士纯尽义务,分别进行……其木石砖瓦各项材料及建筑工程通共费用壹万数千余……所有一切图书器用设备等项约值壹万余元,均系地方人士所捐赠,亦未领用分文公款,所以定名之初不称县立,而仅名‘安顺图书馆’。安顺图书馆的馆舍建筑采用日本图书馆的图式,呈工字形,馆舍总面积为560平方米,成为当时安顺名噪一时的新建筑,其藏书体系亦具有相当规模,藏有《万有文库》、《丛书集成》等古籍及其他西学、新学等方面的图书,周学源先生担任第一任馆长,当时他已年过半百,但却以体弱多病之躯,不辞劳苦,奔走计议,劝募捐赠,终将安顺图书馆建成开放,其功绩是不可磨灭的。正值安顺图书馆已经开馆之际,省教育厅厅长叶元龙一纸训令,拟将安顺图书馆改变为民众教育馆。由于安顺各界人士强烈要求,馆长周学源先生据理力争,安顺县县长从中斡旋,省教育厅厅长叶元龙被迫于民国24年(1935年)96日发布省教育厅指令:“应准如拟办理”。从此,历时50多天归并图书馆的轩然大波,终于平息,安顺图书馆得以保留。经过一场风波之后,安顺图书馆按照原来的工作计划开展各种业务活动,全馆设成人、儿童、报刊3个阅览室,工作人员3名、工友1名,图书馆的经费由安顺县从官产(清代留下的学田)以及斗息捐、山货捐、牲捐、煤捐等多种杂捐作为教育经费中支取很少的一部分,用以购买书报供读者阅览;图书馆藏书中的许多大部头古籍文献是靠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不断捐赠。由于图书馆的经费由县统筹支付,因而馆名有时也称“县立”。工作人员薪金微薄,一般仅支取小部分补助,基本上是尽义务。馆长周学源先生还兼任安顺女中校长,不仅不支薪酬,对女中家境特别困难的学生还解囊相助,在学生中很有威望。抗日战争爆发后,抗日报刊、戏剧、歌曲等文学艺术作品不断补充图书馆馆藏,图书馆的阅览室成为群众获得抗日战场消息的场所,藏书中不仅有中国进步作家鲁迅、茅盾、田汉、邹韬奋、丁玲、郭沫若和一些世界知名作家的作品,还有大量的抗日书刊,如《抗战丛刊》、《抗战诗选》、《新华日报》等以及反映八路军坚持敌后抗战的通讯报道如《朱德将军在前线》、《八路军游击战》,还有周恩来的论著《目前抗战危机与坚持华北抗战的任务》等;更可贵的是,图书馆还收藏有斯大林著的《列宁主义概论》等大量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书籍。这些藏书不仅说明当时图书馆在抗日战争中起到积极的宣传作用,而且还冲破了顽固派、投降派的阻挠和封锁,收藏进步书刊,宣传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增强了图书馆的革命性和人民性。1944年,由于贵州发生“黔南事变”,时局不稳、社会动荡,为避免图书资料遭受损失,周学源先生自己私人出资雇人将馆藏书籍运往乡下,并利用业余时间不遗余力地整理封存。至今,安顺图书馆创建时期购置的图书资料,大部分还完好地保存在现在的安顺市图书馆内。安顺图书馆在抗战胜利的欢呼声中度过了1945,抗战时期迁来安顺的学校、团体以及文化教育界人士纷纷回归故乡。此时,图书馆由1936年路过安顺被留下帮助整理《续修安顺府志·地理志》材料的田曙岚先生负责管理。

周学源先生博学多才、视野广阔、志趣高雅,喜爱收藏善本古籍、碑帖字画及安顺文物,遗憾的是:文革前后,周学源先生耗尽几十年时间节衣缩食收藏的各类名家字画文物(包括郑板桥的竹图一张、齐白石未装裱的书画手稿十余幅、乾隆时期任大学士的云南大儒钱南元真迹字画一堂、安顺名士何威凤的真迹书画一张、孙中山先生亲笔签署的两份委任书、孙中山先生亲笔题字赠送的孙中山与宋庆龄合影照片等)均被有关部门查抄带走。周学源先生还潜心研究地方文献及各地山川形势,1931年,国民政府颁布修志命令,周学源先生被聘任为续修《安顺府志》的筹议委员,协助安顺府志局局长黄元操先生主持编撰《续修安顺府志》一书;由于安顺城南郊的羊场河经常泛滥成灾祸害百姓,周学源先生积极向国民政府水利官员反映情况、创设安顺下羊场农田水利协会、拟写计划书并绘图呈报国民政府中央水利专员受到一致好评。抗日战争爆发后,周学源先生作诗一首鼓励动员长子周文枢投身抗日前线报效祖国:“枢儿怀壮志,投笔赴从戎,报国当舍己,抗战建奇功。”(在周学源先生的激励下,周文枢毅然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毕业后驻军青岛投身抗日救国战场)1945年,周学源先生积劳成疾,不幸离世,省内各界人士数千人参加了他的追悼会,任可澄先生担任主祭。【任可澄先生与周学源先生之间亦师亦友的深厚友谊是黔中文化史上一段传奇的佳话。二人同是黔中俊杰,同有相似的人生轨迹和志向,同从黔中大地走出深山游历世界,同为孙中山先生倚重的干臣,同抱“教育救国”理念,同为公益性文化事业的先行者、创建人。不同的是,任可澄先生是周学源先生的导师,是其人生道路上的指引者。在任可澄先生关爱下,周学源先生走出贵州、东渡日本,归国后又从广州返回贵州担任要职;周学源先生病逝后,任可澄先生亲自撰写悼词、亲自担任主祭,随后不久即因悲伤过度追随周学源先生一道驾鹤西去(1946年任可澄先生病逝)。】

 

新中国第一任安顺市图书馆馆长——安顺人民图书馆馆长田曙岚先生

 

19491118,是值得安顺人民永远铭记和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安顺迎来了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7军侦察营和49师进军安顺,成立了安顺军管会,对各要害部门实行军管。随后不久,安顺军管会任命田曙岚先生担任新中国第一任安顺市图书馆馆长——安顺人民图书馆馆长,全权负责安顺市图书馆工作。

田曙岚先生:湖南醴陵人,1901年出生,原名田澍,字介人。1923年肄业于北京中国大学,求学期间被著名报人邵飘萍先生聘用为名满天下的《京报》通讯员。1924年,加入国民党并参加了因“五卅”惨案引发的爱国主义运动。1925年后长期担任中学教员。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一度担任中共包头特支书记,结识了中共西北地区著名领导人刘伯坚同志。1929年因组织联系中断而脱党并受邀到上海襄办春潮书局。1931年从上海出发开始游遍中国的壮举,曾一人一骑(骑自行车)遍游南方数省深入少数民族村寨,创作了《广西旅行记》、《海南岛旅行记》等旅行散文作品,被誉为“当代徐霞客”。1932年,田曙岚先生抵达苏维埃红色根据地,受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及中国工农红军著名领导人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刘伯承、任弼时、罗瑞卿、刘伯坚、张鼎丞、邓发、李六如、徐特立、何叔衡、方方等的热情接待并受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机关报《红星报》主编王稼祥邀请撰写了一篇名为《从白色区域到红色区域》的旅行观感文章转交给王稼祥同志。1936年,田曙岚先生辗转进入贵州、云南,在昆明加入中英会勘滇缅南段界务委员会。1937年,受安顺府志局局长黄元操先生邀请,田曙岚先生赴安顺参加编写续修《安顺府志》工作(由于安顺府志局设在安顺图书馆里,从此田曙岚先生与安顺图书馆结缘),不久,日本人发动“七·七”卢沟桥事变,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从此,田曙岚先生居住在安顺长达二十年之久。1945年,安顺图书馆老馆长周学源先生因病离世,田曙岚先生接替周学源先生负责管理安顺图书馆。1949年,田曙岚先生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任安顺市图书馆馆长;此外,他还担任了安顺支前委员会宣传科科长。安顺解放后,田曙岚先生又被任命为安顺专署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等职。1956年,田曙岚先生调任贵州民族学院研究室副主任。1961年,田曙岚先生担任中国科学院贵州分院民族研究所副所长。文革期间,田曙岚先生被迫中断学术生涯。1978年,艰难度过十年浩劫的田曙岚先生因积郁成疾不幸离世,遗骨安葬在安顺汪官屯山麓。

田曙岚先生还主编或参编了《清实录——贵州史料选辑》、《仡佬族简史简志合编》,另著有《“僚”的研究与我国西南民族若干历史问题》、《关于鼻饮和铜鼓问题的商榷》、《骆、僚研究》等文稿多篇。

田曙岚先生是一名学者,更是一位孤胆英雄,在他留居安顺的二十年里,正值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等重大历史事件发生的时代,他常常孤身一人深入安顺地区大小山头开展社会学、民俗学、民族学等方面的调查研究,为其后来的学术研究及学术创作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田曙岚先生拥有十分传奇的人生,他是一位大学问家,更是一名大旅行家,在他旅居安顺特别是他在安顺图书馆工作期间,始终致力于《续修安顺府志》访稿、初稿等资料的加工整理工作,为新中国保护图书馆馆藏文献资料付出了自己的努力,也为后来编辑出版《续修安顺府志辑稿》准备了素材、打下了基础、作出了贡献。

“历史是一面镜子……”

让我们后来者以田曙岚先生为榜样,为公益性文化事业——安顺市图书馆大发展大繁荣尽到自己的一份历史责任。

 

 

之三:馆史钩沉

 

安顺图书馆积极协助安顺府志局开展工作

 

1931年,正当安顺图书馆开业一年之计,国民政府颁布修志命令,要求各地方当局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地方修志工作。为此,安顺县政府决定成立续修安顺府志局,聘任黄元操先生为“续修安顺府志局局长”。

黄元操先生:安顺人,1875年出生,清末任安顺劝学所董事,开办初等小学堂、两等小学堂、蚕桑小学堂、广智小学堂等学校,还办了简易识字书塾十二所,积极创办安顺地方教育事业;辛亥革命爆发后又积极参加护国、护法运动,反对袁世凯、段祺瑞和曹锟等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还积极参加华洋义赈会赈济华北五省旱灾;1930年返回安顺为地方文化、经济、教育、医疗等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被公推为“续修安顺府志局局长”1931年任贵州历史参议会副议长;1949年,拥护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安顺,受到中共安顺地委书记白潜同志高度赞扬,被邀请担任安顺第一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会特邀代表;1951年,黄元操先生因病与世长辞。此外,黄元操先生还著有《贵州苗彝丛考》、《黑水三危考》等历史巨著,对研究贵州民族历史作出了贡献。

续修安顺府志局成立后,由于是设置在安顺图书馆内,得到了安顺图书馆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的大力支持,馆长周学源先生还被聘任为续修《安顺府志》的筹议委员,协助安顺府志局局长黄元操先生主持编撰《续修安顺府志》一书。经过数年的艰辛努力,《续修安顺府志》初步定稿;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几十年来,《续修安顺府志访稿》、《续修安顺府志初稿》一直沉睡在安顺图书馆古籍书库里。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安顺图书馆与续修安顺府志局因机缘巧合而结缘,安顺图书馆积极协助续修安顺府志局开展编纂、采访、定稿、保护等具体工作,为安顺地区社会、文化、经济、旅游等事业的建设和发展提供了优质服务,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安顺市图书馆积极协助安顺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开展《安顺府志》点校本的编辑出版工作

 

《安顺府志》一书,是由清代安顺知府长白人常恩担任总纂,聘请湖南新化人著名学者、地方志专家邹汉勋和贵州永宁人吴寅邦担任总修,于清宣宗旻宁道光庚戌(公元1850年)正月开局,于清文宗奕詝咸丰辛亥(公元1851年)六月成书。

《安顺府志》吸收了《遵义府志》、《贵阳府志》、《大定府志》等各家之长,资料广博、叙述周详、用语精审、人物传记深得太史公笔法、尤其对舆图进行创新,成为后来《兴义府志》等志书的典范。我国近代著名学者梁启超先生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将《安顺府志》称赞为全国名志。

《安顺府志》全书共五十四卷,由九个大纲组成:《天文志》、《地理志》、《营建志》、《纪事志》、《经制志》、《职官志》、《人物志》、《烈女志》、《艺文志》。记录了从周赧王姬延三十五年(公元前280年)至清文宗奕詝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共计2131年间发生在黔中安顺土地上的各类历史大事,重点反映了明清两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文化、文学、哲学思想等诸方面状况;所述疆域为清厘定的安顺府区划,包括安顺府亲辖地及郎岱厅、归化厅、镇宁州、永宁州、普定县、安平县、清镇县,共两厅、两州、三县。

《安顺府志》是了解和研究安顺古代历史现象的重要资料,是安顺乃至贵州省内极为珍贵的文化遗产。为了宣传安顺地区的优秀传统文化,让更多的现代人了解过去、学习历史,达到用优秀的传统文化教育人、鼓舞人、熏陶人的社会教育目的,从2003-2006年历经3年时间,在安顺市委、安顺市人民政府的领导和关切下,由安顺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组织、安顺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负责实施、安顺学院中文系教授颜建华独立点校,在20073月由贵州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为弘扬贵州文化和进行贵州文化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全书共140万字,荣获贵州省第二届高校人文社会科学奖著作类一等奖。

2003-2006年期间,安顺市图书馆积极协助安顺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开展《安顺府志》点校本的编辑出版工作,为其提供了馆藏古籍《安顺府志》(包括咸丰版、光绪版两种)原版的校对、文字、图片等相关资料,为《安顺府志》点校本的顺利编辑出版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安顺市图书馆积极协助安顺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开展《续修安顺府志辑稿》的编辑出版工作

 

1931年,国民政府颁布修志命令,要求各地方当局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地方修志工作。为此,安顺县政府决定成立续修安顺府志局,聘任黄元操先生为“续修安顺府志局局长”。续修安顺府志局成立后,由于是设置在安顺图书馆内,得到了安顺图书馆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的大力支持,馆长周学源先生还被聘任为续修《安顺府志》的筹议委员,协助安顺府志局局长黄元操先生主持编撰《续修安顺府志》一书。经过数年的艰辛努力,《续修安顺府志》初步定稿;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几十年来,《续修安顺府志访稿》、《续修安顺府志初稿》一直沉睡在安顺图书馆古籍书库里。

2003-2006年期间,安顺市政协委员数次提案呼吁政府组织人、财、物力编纂出版《续修安顺府志》。20066月,经市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同意整理点校并出版《续修安顺府志》。随后,安顺市地方志办公室立即启动《续修安顺府志》的编纂出版前期工作。从2006-2011年期间,经过数年的艰苦努力,以贵州大学教授袁本良、安顺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杜应国两位专家为主对《续修安顺府志》进行整理点校。2012年由贵州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了《续修安顺府志辑稿》一书。

《续修安顺府志辑稿》承接《安顺府志》,其时限上至清咸丰初年(实际可达清道光末年),下迄清宣统末年(实际已入民国,部分内容还延长到1940年),凡七八十年。其内容涵盖原安顺府亲辖地及府属各州、县、厅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民生、教育、民俗、宗教、人物等各个方面。全书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为初稿部分,共有地理志、古迹志、职官志、选举志、列女志、民生志(上)、民生志(下)、土民志、新政志、杂志等十卷;下编为访稿部分,共有风土志、营建志、祠祀志、纪事志、经制志、人物志、学校志、艺文志、金石志等九卷。

在《续修安顺府志辑稿》编辑出版期间,安顺市图书馆积极协助安顺市地方志办公室开展《续修安顺府志》的整理点校工作,为其提供了馆藏古籍《续修安顺府志访稿》、《续修安顺府志初稿》原版的校对、文字、图片、复印等相关资料,为《续修安顺府志辑稿》的顺利编辑出版,为了解安顺、宣传安顺、开发安顺提供了非常可靠的历史资讯,为推动黔中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安顺市图书馆为美国学者提供查阅地方文献资料服务

 

20048月,美国俄勒冈大学历史系教授包筠雅女士(英文名为:Cynthia  Brokaw)在厦门大学出版社副总编侯真平先生陪伴下,来到安顺市图书馆查阅地方文献资料。

包筠雅教授此行是为研究课题:“明末至民国初年出版史”查阅相关资料,计划在三个多月时间走遍北京、上海、云南、安徽、江苏、浙江、福建、江西、贵州、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河南、四川、山东等地。8月间,包筠雅教授走进贵州安顺,第一站就来到安顺市图书馆查阅地方文献资料。

在安顺市图书馆的地方文献阅览室,安顺市图书馆工作人员与包筠雅教授一行进行互相交流,了解到包筠雅教授一行是非常严谨的治学专家,他们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愿意与我国文化和教育机构联合开展文化交流活动,对华态度十分友好。

辨明包筠雅教授的来意以后,安顺市图书馆工作人员热情接待美国学者,不但为其提供图书馆馆藏地方文献资料,还利用私人关系为其联系新华书店在解放前的经营者,协助他们达成面对面语言交流的机会,受到包筠雅教授一行的一致好评。

安顺市图书馆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公益性事业单位,但是,读者如果要查阅安顺地区的各类地方文献资料,第一个选择必定是安顺市图书馆,因为它拥有的安顺地区各类地方文献资料是最丰富的,在其他地区图书馆(包括贵州省图书馆等大型图书馆)里是无法满足广大读者需求的,所以,安顺市图书馆馆藏的各类地方文献资料才是无价之宝、镇馆之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主办:安顺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承办:安顺市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5001006号 联系电话:0851-33284003 邮箱:asxxzx@126.com

(建议使用1280×960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4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