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走进安顺 » 安顺历史地理 » 传说掌故

云峰八寨何以少一寨

发布时间:   字体: 点击量: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安顺云峰一带,山环水绕,沃野平畴,村寨星落棋布。

  何为“八寨”,早年听当地文化人杨汝魁、王恩濬二公所言,旧时之谓“八寨”即本寨、洞口寨、偏坡寨(今章庄后坡)、小山寨(或为小三寨。看似一寨,实则三寨,雷姓、全姓、翟姓各一寨)、竹林寨、新寨。

  从本寨沿步行游道至云山屯,途中可见一处废墟,破砖碎瓦,断壁残垣,其规模格局,一个寨子的形制依稀可辨。这里,就是名正言顺的“云峰八寨”之一,一个由兴到衰,由衰而亡的三百年老寨——洞口寨。

  关于洞口寨,它有着怎样的历史?《洞口寨胡氏祖宗遗嘱世系》清楚地记载着这个寨子的来龙去脉。

  洞口寨始建于明万历四十五年(公元1617年),为胡氏一族所建。其始祖胡添有,重庆府巴县人氏,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进士,入翰林,授陕西兴安府知府,实任六载,委云南经匡道宪,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蒙准告老还籍。是年,携家眷行至贵州境内,正遇盗贼蜂起,安酋作乱,受阻于普安、安顺数年之久,回乡无望,遂寻安身之地。几经探访,见云峰一带山明水秀,是为风水宝地,即选定云山之下为址,兴建房舍,广置田产,立寨安居。今寨右侧胡家大坟院尚存胡添有夫妻墓,墓碑有记:“云南道宪,三品淑人”,墓碑联:“滇海军民嘉乃绩;黔山昭穆发其祥”,可印证这段历史。

  胡添有生有三子,长子胡荣,清顺治年间广西特授总兵守候将军,后返乡随父共谋乡事。二子胡华,居家读书,料理家务。三子胡瑗,清顺治年间进士,四川酉阳彭水县知县。三子各有其后,人丁逐渐兴旺,至道光,洞口寨胡氏家族已近八十户,时与本寨人户不相上下。平时,寨中书声不绝于耳,邻村戏称为“翰林院”。

  天启年间,胡添有率长子胡荣创修云鹫山庙宇,数年告成,随即赴云南请得观音佛像二尊,太子佛菩萨像一尊,均为红铜所铸。其后施云鹫山山场一座,田土载租八石四斗,帮银一百八十两与常往住持焚香供献。自此,云鹫山香火传承,历代住持均向胡氏山主立字承领。今胡氏后裔存有康熙三十六年,道光二十年及光绪,民国等历代云鹫山住持所立之承领字契。家族昌盛,可见一斑。

  然而,起落三百年,这个寨子只留下断壁残垣。

  云峰一带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历史上士农工商均为发达,是安顺有名的富庶之乡。同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的云峰八寨,同样经历数百年风雨沧桑,归根到底,寨寨业兴人旺,唯有洞口寨走向没落。这不能不说是个悲剧,一个胡氏家族本身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悲剧。洞口寨何以消失?岁月远去,带走所有的真相,却留下许许多多离奇的故事在当地流传。且说两件。

  风水不佳之说

  洞口寨依山而建,寨侧有两洞,一在山腰,一在山脚,洞口寨因此得名。山脚洞中有水,长年不盈不竭,外流成溪,蜿蜒于田野之间,自是一景。但是在勘舆先生看来,此洞则是此寨克星,洞中之水如寨中之财、寨中之人,财源东流到海,寨人一去不归,寨子衰败实属必然。又观其山腰之洞,状如刀凿,百孔千疮,致靠山无饱满丰盈之象,却有奇险大灾之危,是为残败之兆。再观寨址及周围山形,此地当属阴地,阴盛而阳衰,葬坟尚可,阳间不可久住,久住必衰无疑。

  当然,这是洞口寨衰败以后的说法,但人们对于此说深信不疑,都怪胡氏老祖先选地不当。

  遭人陷害之说

  洞口寨后山之上原有一苗族小寨,以租佃洞口寨田地为生,两寨人和睦相处,无民族隔阂,无贵贱之分,其和谐关系从咸丰七年租佃契约中即可看出。契约明文言定:“无租谷之地须给各家均匀耕种,山场任随苗佃放牛、割草、砍柴,树木任由苗佃培养,庄(主)佃(户)均不准私买私卖”,“凡山场陆地有可开挖者,任随开挖,庄户不复加租”,“每遇红白喜事,齐集帮忙。此外有役使者,须给工钱。”

  苗寨周围树木丛生,常有一对金鸡于寨旁高崖上嬉戏,寨前有一草地平台,苗族青年男女常聚于此,月光下笙歌伴舞,洞口寨平添几分生气。

  光绪年间,洞口寨常有不幸之事发生,寨人惶恐,欲请高人解惑。正巧有一游方道人路经洞口寨,自言能观风水,便对寨人说,“此寨不祥,皆因后山小寨之故,寨上之寨为‘欺主’,须令其搬迁他处,否则寨中必将长久不顺”,说完匆匆离去。寨人疑惑,但宁可信其有,合议之后,便遵照道人所嘱,随即迁后山小寨。迁寨当天夜晚,只听得后山金鸡鸣叫,叫声凄厉,然后飞到洞口寨上空盘旋,长叫一声飞走,从此不见踪迹。

  事后不久,胡家大难临头。外出经商读书,噩耗频传,寨中血光之灾,随时降临,寨人惶惶不可终日。至此,洞口寨一落千丈,万劫不复。

  几年后,胡家得知游方道士乃受人差使,以谗言相害,迁寨以破洞口寨风水。至于何人唆使不得而知,遣人寻找道士却不知去向。

  故事在洞口寨胡氏家族中代代相传,直到今天。这个故事似乎想告知胡氏后人什么,难解其意。其实,胡氏后裔与苗寨后裔代代交好,也直到今天。

  故事还有不少,终归是故事,多与风水鬼神相关,皆不可为凭。洞口寨何以衰落,有其原由,细考《洞口寨胡氏祖宗遗嘱世系》可见端倪,再考胡氏家族迁移年代及当地历史状况或知一二,总之,一个封建自守的家族根基在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中倾倒,致使它走到了尽头。

  洞口寨建寨以后,胡氏家族固守着原籍祖训, 以“耕读传家”为立寨之本。其实,所谓“耕”,不过是拥有土地,出租土地。洞口寨从建寨到消亡,整个家族无一户人从事过农耕生产,女人无一双大脚走出过寨门,是一个地道的封建家族。其祖先训词中,不乏“诗书传家,文章报国”、“坤重三从四德,共体八端五伦”之类封建礼教,祭祀亦行孔门之礼,“置产业于当年,绍书香于后代”,唯望子孙读书求取功名。

  然而,明清两季,贵州当属清乡僻壤,读书人士何其艰难。弘光元年,胡氏家族分为三房,分关后各自经营祖业。随着人口增加,仅靠祖业不足以维持生计,不事农耕,则以经商纺织为业,为生存而奔波忙碌,读书人便越来越少。查阅《洞口寨胡氏家族世系》,胡氏家族繁衍至今已15代,前五代读书人确有不少,至第七代(咸丰年)唯有一个廪生,此后再无读书人的记载。由此可见胡氏家族由兴到衰,一代不如一代。    

  洞口寨胡氏祖籍四川巴县,明末建寨,与安顺几个胡氏家族不同宗不同源,是胡姓移居安顺最晚的一支,也是人口最少的一支。正是这个家族,自建寨以后,关闭自守,从未接纳过一户外姓人家在寨中居住,全寨胡氏一门,唯与云峰金氏因世代姻亲而交好,与其他家族不多往来。在以家族为核心的封建时代,洞口寨胡氏家族显得势单力薄,天下太平,尚可生存,若遇到时局动乱,则无力抗拒,历史也将证明这一点。

  咸同之变,八寨均遭劫难。幸有云峰金公次甫于咸丰庚申年修筑云山屯,又得金氏家族相护,动乱中洞口寨男女老幼即上云山屯避难数月之久,人无恙,而寨中财物尽被掳去。动乱稍息而又匪患不断,兵患匪患,使全寨终无宁日。自此,乡人纷纷离去,田土荒芜过半,家族祖业,或贱卖,或被人所占。乡人外出,多有不归者,去向何方,杳无言讯,寨子日渐凋零。至光绪末,寨中之人户不及盛时之半数,民国初年,又不断有合家外迁者,洞口寨更是一蹶不振。上世纪七十年代,最后一户胡氏住户悄然离去,洞口寨从此消失。

  盛衰有道,岁月无情,三百年老寨终归尘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主办:安顺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承办:安顺市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5001006号 联系电话:0851-33284003 邮箱:asxxzx@126.com

(建议使用1280×960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IE8请在"工具"选项采用"兼容性视图")

技术支持:贵州多彩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标识码:5204000001